爱枫叶,爱生活

没什么好说的,轰出胜赛高_(┐「ε:)_

来涂个我英的天使们_(┐「ε:)_
所以说上鸣和耳郎的头发真的是www好像在暗示官配wwwww
私心打tag我不管我就要打这个tag_(┐「ε:)_

【轰出胜】个性分割与个体分离⑤

♢all出久有
♢主大三角
♢其实就是想写各种ooc的99嘿嘿嘿
◇私设很多
◇忽然发觉这好像脑筋急转弯www
◇应该会是中长篇吧
◇喜欢或者有意见的话务必留言评论呀

这篇又名〔各个性格の会议〕








终于离开雄英,可以不用装成原主性格了。

给“正义”发了讯息,“耐心”心里为自己卸下伪装后走进咖啡厅后受到了同伴们的热烈欢迎。

「“耐心”过来过来!他们都躲在家里不要出来逛还不让我们找乐子,真的快无聊死了!!」

这是穿着兜帽衣绑着小马尾的“诚实”,眨着深蓝色兽瞳的他迅速地给“耐心”拉开了自己旁边的椅子。

「你们他妈的真会给人家添麻烦,现在“正义”正在找你们呢……」

“耐心”臭着脸边埋怨着边坐到了“诚实”和被拖累的“仁慈”中间,对面的是对着咖啡发呆的“勇敢”。



“仁慈”和原主外表和性格是最像的,一样的绿色眼眸也一样温和性格。

身上穿着的是黑衬衫以及七分裤,看起来就是个领家大哥哥。

“勇敢”相比起另外的启人则是最沉默的那一个,却和原主一样的固执己见,有时候会让人非常困扰。

今天穿着的是无袖上衣以及墨色长裤,还特地戴了护腕在手上,睁开锐利的橙色兽瞳来时看起来非常帅气。




「上学的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和原主有着相似绿色的兽瞳的“仁慈”给“耐心”递过自己那没有碰过的果汁,关心地问道。

“诚实”开始兴奋地睁大了眼睛,发呆的“勇敢”也朝着他望了过来。

「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被那两个问题儿童折腾得特别累而已——

“耐心”决定还是不把话说完,摆出一副厌世脸在吸管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果汁。





「诶——没什么特别的吗?关于轰焦冻的事一点都没有吗??」

“诚实”亲昵地朝着“耐心”靠了过去,发尾扫过了他的颈肩,然后脸被后者嫌弃地拍走。

「爆豪没说什么吗?」

沉默已久的“勇敢”也有些在意地开口,“仁慈”有些无奈地用食指绕了绕脸颊。

他本来是担心性格不怎么好的“耐心”去到学院会怎么样,但“诚实”和“勇敢”好像很在意那两个人的事情。






「你们好烦喏,被他们发现了啦……被套话了……」

“耐心”恹恹地靠在椅背上,脸上写着满满的不开心。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欣赏的家伙!而且“耐心”的原主伪装也太假了啦还被迫套话了好遜哦哈哈哈哈!!」

得到满意答案的“诚实”兴奋得左右摇晃大笑,连“勇敢”都微笑着给他的观点赞同地点点头。

耐心:…………






我他妈为什么会有胳膊肘往外拐得都快脱臼的队友呢,嗯???

“耐心”咬牙切齿地瞪着没心没肺的两个人后瞄到了欲言又止的“仁慈”,他有些迟钝地眨了眨眼后对前者腼腆地微笑。

「不要介意,毕竟原主也拿他们没辙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换作我们会更快暴露吧?」

原本开始想揍人的“耐心”听了之后猛的抱住了“仁慈”,在后者轻轻拍着背后的时候给“诚实”和“勇敢”比了个中指。

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狗东西都给我原地爆炸吧。




随后穿戴得像个西方牛仔的‘绿谷出久’随着门口清脆的风铃声大步走到他们那桌,然后一把拉起了“诚实”就甩到旁边自己坐到了位置上。

“正义”穿着白色衬衫和褐色马甲,头上戴着的是黃褐色的牛仔帽,活脫脫一個帅气的牛仔少年。

「你们……真让人好找。」

被赶走的“诚实”也不恼,他咧了咧嘴就从其他地方拉来了空椅蹭到了“勇敢”旁边。



「“正义”别生气,他们只是被闷坏了……」

“仁慈”这样说道,然后被“耐心”捂住了嘴巴。

「就算你这么说也很重要,你们几个究竟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啊,被认识的人看到会被怀疑的!」

“正义”手掌握拳轻轻地敲着桌子,脸色严肃地对偷跑的他们说道。




「好麻烦啊,明明告诉他们不就好了~做人嘛,诚实点怎么样?」

“诚实”不甘心地嘟了嘟嘴,双手扶着后脑勺便开始不经心地翘椅子。

「你知道的,我们不能。所以明天由“毅力”去学校,“诚实”和“勇敢”太容易暴露了。」

“正义”按了按牛仔帽檐说道,然后被提及不能去上学的两人就炸了。






「为什么我也不能去,“诚实”就算了可是我——」

「让你去准闹事为原主添麻烦,所以还是算了吧。“诚实”也是,给我乖乖留在家陪着妈妈。」

“耐心”终于有些不耐地截掉“勇敢”的话,“诚实”则是努嘴在暗地里对他的话翻了个白眼。

「我们都懂你对小胜的执着,所以才不让你去的啊。」

“仁慈”对着“勇敢”说道,旁边的“正义”赞同地点了点头。





「——啊,果然不用我出马就暴露了呢。」

听着“诚实”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其他三人警惕地回头望了一眼。

看到外面直盯盯望着自己的异色瞳,“耐心”炸了、“仁慈”愣了、“勇敢”和“正义”在思考怎么逃跑。

而“诚实”则是对着门外的人笑了笑,然后站起身要往他那儿去时就被一左一右地架着。

「你们要干嘛?」

「还用问吗?溜了溜了。」

“耐心”这样说着就和“正义”架着懵逼的“诚实”走了出门,由前面的两个人出去和轰焦冻僵持。






TBC.

【轰出胜】个性分割与个体分离④

♢all出久有
♢主大三角
♢其实就是想写各种ooc的99嘿嘿嘿
◇私设很多
◇应该会是中长篇吧
◇喜欢或者有意见的话务必留言评论呀





女同学这里的气氛不错,但男学生这里真的有点鸡飞狗跳……

「喂爆豪辣椒太多了——」

「闭嘴白痴脸不喜欢就别吃!!妈的一个两个处理食材都比蜗牛慢不都是我来做的,凭什么我不能放辣椒?!!!」

「冷静点爆豪,不是不能放——」

根本是放太多了啊!!!

隔着那么远都快被呛得鼻涕直流啊!!!!

爆豪你到底是有多执着辣椒啊!!!!!


男生们都尽量远离正在炒菜的爆豪,有些比较敏感的直接被刺激得眼泪鼻涕横流。

连在睡觉的相泽老师都受不了,直接滚到女子组那里继续补眠了。

「住手啊爆豪这根本就只是你吃得下啊——」

上鸣和切岛冒着生命危险从背后扣住了爆豪胜已,然后前者赶紧熄火然后收了还没来得及放下锅的地狱辣椒。

「闭嘴!连这种都忍不了吗真是连废久都不如啊!!」

挣脱了切岛的爆豪随便抓起了旁边的调味料胡椒粉就扔向了上鸣,强烈的求生欲使得上鸣赶紧抱头蹲了下来。




然后胡椒粉刚好就砸到了女子组的叶隐身上然后散落一地,正在教导她小技巧的“耐心”和其他比较靠近的学生也不禁连打了几个喷嚏。

「呜嗷……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泪腺发达的‘绿谷出久’被刺激得眼泪直流,鼻子红红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女同学们不禁激起了母性。

「我说爆豪同学,把这种东西扔来这里是想要宣战吗!」

丽日干脆地把手上的粗针和毛线团扔到了桌子,挡在了绿谷出久的身前然后霸气地指着爆豪胜已。

「胆子肥了啊大饼脸,干那么跟我说话了?我想要引战又怎么样?!」

爆豪挣脱了切岛也无视他的劝架,带着全身那被熏的辣味来到了大步流星地走到女子组的地盘。

「呜哇别过来好辣——」

难得硬气起来的丽日被那炸药般刺鼻的辣椒味熏得萎了,连忙捂着鼻子退后了几步。

轰焦冻也走到了‘绿谷出久’的面前给他递一包纸巾和矿泉水,然后阻止了爆豪对全班人的味觉暴力。




「够了爆豪,你还是先把菜处理好吧,已经快完成了不是吗?」

「哈?你这个阴阳脸——」

「轰说得对啊爆豪,你还是快去把菜弄好再来挑衅吧!虽然我不说,但其实这算是比赛哦,你不想输吧?」

午夜老师闷闷的声音从门边传来,同学们转头一看发现老师带着小型呼吸器,脑袋上不禁挂起了黑线。

「开玩笑,老子才不会输!」

爆豪胜已啧了一声转头就去处理残局,味道逐渐散去让女同学们安心了下来。



「谢谢老师,还有轰你也是!」

切岛代表全体男同学小声地跟成功阻止场面失控的老师和轰焦冻道谢,轰焦冻无所谓地瞄了和自己对视的‘绿谷出久’罢了罢手。

在丽日背后盯着轰焦冻的“耐心”感激地望了他一眼后垂下了头,然后发现手机闪起了讯号灯。

——是“毅力”他们有什么要我买回去的吗?还是欧尔麦特有事找我??

他奇怪地亮起手机瞄了讯息一眼,然后几乎要被这爆炸性的信息气得炸毛。




『我是“正义”,“勇敢”和“诚实”刚刚带着“仁慈”偷跑出去,如果看见他们就发消息告诉我。』

——你们这几个猪队友居然在这时候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知道几张一样的脸在街上晃来晃去很显眼的吗?!!!

“耐心”面色扭曲地把电话收起来,开始思考等会放学后该去哪里堵人。

虽然午夜老师说了是比赛,不过想想缝纫VS烹饪,前者在时间上明显处于劣势,和烹饪根本不是同一个时间可以完成的事情。

其实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是午夜老师敷衍爆豪胜已的借口,再加上女子组想做的围巾根本就是大工程,没有几天根本不能做好。

不过为了搓搓爆豪胜已的傲慢和锐气,‘绿谷出久’提议把原本手上浅蓝色的围巾抛弃,改成手工制作的平安符袋。




然后女子组强烈赞同,都给了自己觉得可行的想法,之后的一个小时里‘绿谷出久’集中精神勉强把小巧的福袋弄好,然后他累瘫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最后的结果也很明显,比起爆辣的午餐,无论是相泽老师还是午夜老师都投票选了精致小巧的平安福袋。

得知最终答案的爆豪胜已也难得没爆炸,只是瞪了揉着太阳穴的‘绿谷出久’就没做声。

爆辣的午餐由几乎没出力的男同学解决,轰焦冻和绿谷出久除外。

依爆豪胜已的原话意思就是:我做的菜凭什么给阴阳脸和废久吃??!

然后上鸣在众人希冀的眼神下问爆豪胜已能不能不吃时,爆豪的原话就是:我做菜你们闲着,菜做好了你们还敢不吃???





说完还露出了天使的微笑。

对此各位男同学有苦说不出:不敢不敢,可是不是你嫌弃我们手脚慢吗,叫你大爷能饶过我们吗???

结果当然是不可能了,在家政课过后的男同学精力都被地狱料理折腾得再起不能。

终于熬到了放学时间,‘绿谷出久’背起了黄色大书包和还没离开班级的学生道别后就急急忙忙地跑出教室。

轰焦冻收拾好书包后跟在了‘绿谷出久’的身后,爆豪则是被爆豪派阀的人们堵住请教功课。





被认真的班长说了一句别在走廊上奔跑的“耐心”被迫乖乖地减缓速度,在心里不禁含泪祈祷。

——你们真的别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我的心脏没“希望”大颗别吓我啊啊啊——

当“耐心”看着完全没有伪装的三个‘绿谷出久’一起在咖啡厅喝茶时,头疼之余还是偷偷地松了口气。

起码没有闹出事情,不然真的会很糟糕。




TBC.

【轰出胜】个性分割与个体分离③

♢all出久有
♢主大三角
♢其实就是想写各种ooc的99嘿嘿嘿
◇应该会是中长篇吧
◇喜欢或者有意见的话务必留言评论呀




大家好,我是‘绿谷出久’。

嗯……不完整的。

起源是绿谷出久在超市遇到了意外不小心中了双胞胎小孩不小心泄露的个性,导致现在分裂了八个性格的‘绿谷出久’。

小孩的个性分别是“分割”以及“分离”,所以绿谷出久的主要性格被“分割”; “分离”的个性分成了八个我们。


真正受伤的绿谷出久现在暂时昏迷在家里,妈妈在家里照顾他和我们。

我们已经兴奋地讨论好轮流代替真正的绿谷出久出席雄英的课程,拥有绿谷出久记忆的他们都想要去雄英度过自己短暂的“一生”。

因为我们性格分裂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嘛,所以我们会格外珍惜这段属于我们的时间。

为了方便区分彼此,我们给自己在绿谷出久的性格上命名。




绿谷出久昏迷的第一天,由其性格之一——“耐心”来到雄英上学。由于昨天绿谷出久的颈部受伤,所以他在今天被其他性格强行佯装成已经包扎完毕的样子。

不过,把绷带圈在颈上还真热啊。

拉了拉衣领苦巴巴地把脸颊侧躺到了冰凉的桌上,那凉凉的感觉稍微缓解了‘绿谷出久’——“耐心”的焦躁。

「——绿谷出久,出来解答这个问题!」

忽然的生物科学老师就点名叫整个人都萎蔫的“耐心”起来回答板上的问题,后者听着连忙跳了起来。

不要慌张,你可是学霸绿谷出久的性格“耐心”啊,老师的题一定难不倒你的——

「嗯……这个答案……」

“耐心”喃喃了几句就接过了老师递过来的笔,在上面详细地写上一句又一句的答案。



“耐心”在完美得分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就把答案写满满的半个白板,详细又易懂的解答让各个成绩比较差的学生赶紧掏出笔记记了下来。

「……嗯,这个答案很不错……记得要好好上课啊。」

老师赞赏地拍了拍“耐心”的肩膀,然后让他回去了。

“耐心”悄悄地呼了一口气坐回自己的位置,然后被前桌的爆豪冷嘲热讽了一番。


「哼,冒牌货的程度也就只有这样了。」

比较靠近爆豪胜已的耳郎也听到了这句话,感觉有些奇怪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脾气仅在“仁慈”之下的“耐心”顿时就不开心了,这个爆豪胜已已经针对自己很多次了。

小胜为什么总是要针对我们啊??

“耐心”闷闷不乐地度过了沉闷的生物课,然后相泽老师和午夜老师就进来了。




相泽老师发动个性后才全班安静的情况下,平静地给他们扔了一颗炸弹。

「接下来要由午夜来给各位同学额外上一课家政。男生烹饪,女生缝纫。」

诶这不是……

『终于像个学校了啊!!!』

一部分想同学激动地在心里兴奋地呐喊,有些同学却是平静如水。

“耐心”也是前部分学生们的一员,然而他兴奋地摩拳擦掌期待着的是另外一件事。

A班转移课室时他偷偷询问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午夜老师能不能让自己缝纫,然后午夜老师连理由都不问的同意了。

「其实这次主要就是想收集一下学生们和你们各个性格的数据,放心去做吧!」

看着午夜老师俏皮地对自己竖起的拇指,“耐心”有些不好意思地绕绕后脑勺。

「麻烦老师了。」



「来吧来吧,是时候展现你们自身女子力和男子力的时候了!让老师看看你们的能耐吧!!」

午夜老师如此说道,然后就放开手让学生们自己干活了。

男同学和女同学将在同一间非常大的课室里分作两派活动,当老师宣布“耐心”跟着女同学一起缝纫时峰田和上鸣就在那里嚷嚷不公平了。

“耐心”对着敌视自己的几人,只能干笑几声后退后到女子组讨论。


「午夜老师擅自就把小久同学分在这里呢……你擅长缝纫吗?」

丽日拿起了自己喜欢的布匹,抬头对似乎在沉思的‘绿谷出久’问道。

其实是我拜托老师帮我换的组呢……“耐心”心虚地把眼睛移向了旁边,然后才想起丽日刚刚问自己的问题。

「嗯?啊哈哈,说擅不擅长什么的……我也就只有耐性比较好了,技术普普通通啦。你知道的吧,没耐性的话缝到一半就会厌倦了……比如说围巾。」

‘绿谷出久’的这句话引来了许多女同学的赞同,连一向严谨的副班长八百万都同意。

「真的,我以前织围巾的时候步骤弄错了,导致要全部重做,还真令人沮丧……」

八百万无奈地叹气,耳郎也有些不可思议地继续接话:

「那种东西你们居然还能弄个开头什么的还真厉害,我在书店里看过织围巾教学根本完全看不懂啊。」

啊糟糕,明明原本是自嘲的。



女孩们原本的心情差不多被这些破事摩得七七八八了,“耐心”见状连忙补救一下同学们的兴致。

「其实搞清楚步骤之后还是蛮有趣的,我来示范一下吧!大家也可以一起跟我学习,在圣诞节时就可以送给喜欢的人啦!」

‘绿谷出久’慌忙地拿起了准备在旁边那淡蓝色捆得紧紧的毛线球和粗针,挂起笑容鼓励着女同学们。



「噗——绿谷同学真会说话!」

「小绿谷说得对,我一直都想试试这个呢。」

「请绿谷老师多多指教了!」

「哈哈哈我也是哦绿谷老师!」

「各位真是的,老师什么的不敢当啦……有什么不明白的要问我哦。」

‘绿谷出久’面对女同学们的善意调侃下无奈地呼了口气,开始解说织围巾的第一步。




TBC.

【轰出胜】个性分割与个体分离②

♢all出久有
♢主大三角
♢其实就是想写各种ooc的99嘿嘿嘿
◇应该会是中长篇吧
◇喜欢或者有意见的话务必留言评论呀








第二天,绿谷出久带着微笑和颈上的绷带在上课铃声响前几分钟才踏进了教室。

「哦哦绿谷你没事!」

「太好了小久同学你可以来上课——伤还疼吗??」

「我们好担心你啊,绿谷同学。」

站在门口的绿谷出久很快就被A班同学们围着嘘寒问暖,他也一如既往地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让各位不要担心。

轰和爆豪坐在桌位上,眼神审视着站在门边的绿谷出久。

总感觉哪里不对……?

轰仔细地扫视着开口闭口说着话的少年,凌乱的绿发刘海用发夹夹住了、黄色的大书包、打得很奇怪的领带、红色的鞋子……

轰焦冻低头思考了一阵子,恍然大悟后抬头望向了门外的绿谷出久。绿谷也在望着自己,他看见了他的眼睛从以前的墨绿色变成了浅蓝色的兽瞳。







移开看着轰焦冻的视线,绿谷出久挂着微笑和A班的各位简单了交代昨日去了警○局录口供和包扎伤口,双胞胎也安全地送回去了。

「话说绿谷,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啊?」

最靠近绿谷出久的切岛先发现了男孩的不妥,猛地踏前一步观察浅蓝色的眼睛。

「太近了切岛同学……这是因为昨天经过新开的眼镜店,因为最近看东西总是不清楚嘛……」

「所以我就好奇地瞄了几眼后被店员推荐了好几副隐形眼镜……我没办法拒绝就全买了,可是带回家后发现不用也很麻烦,所以……」

绿谷苦笑着用手指绕了绕雀斑旁的脸颊,在同学们为被奸商骗的自己打抱不平。





这慌打得绿谷出久有点心虚,然后赶紧双手合十对同班同学拜托。

「抱歉,可是这个说不定会被老师充公,所以还请各位帮我保密!」

作为班长却也身为绿谷派的饭田扶了扶下跌的眼镜,然后拍了拍绿谷出久的肩膀

「我们答应你吧,不过近视的话眼镜还是戴我这种的比较好哦绿谷同学!好,我们回到位置上吧同学们!!!」

在铃声响起时他们也让出了路给绿谷回到位置上,快到自己的位置上时被爆豪胜已放在隔壁椅子的脚拦住了去路。






「早安,小胜。」

绿谷顶着全班同学惊愕的眼神对着爆豪胜已微笑道早,然后朝着不远处的轰焦冻也招了招手。

「……你……啧。」

爆豪胜已收回了伸出去的腿,在绿谷出久经过旁边时又扯住了他的手臂,小声地说了些什么。

「…………」

绿谷出久眯了眯浅蓝色的眼眸,脸上的微笑收敛了起来,坐到了爆豪胜已的后面等待老师进来。







『下课来小院子,我有事找你。』

呼……

绿谷出久望向了窗外在天空飞翔的小鸟,浅蓝色的竖瞳里满满的是疲倦和心累。

好累哦,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啊。






「绿谷同学……」

「抱歉呢,我约了朋友。你们可以先去吃饭,不用管我。」

拒绝了饭田的邀请,往外走的绿谷出久从口袋里掏出了铁盒,把里面彩色鲜艳的糖果丢进了嘴里。

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走向外面,停顿了一会儿后跟了上去。

轰焦冻跟着绿谷出久来到了偏僻处的小花园,一脸不耐的爆豪胜已早在那里等候。








「我就直接问了,废久在哪里?」

绿谷出久睁大了眼睛兽瞳猛的一缩,然后又再一次挂起了微笑。

「我就是绿谷出久啊,小胜?」

「别学废久那样笑,恶心。」

绿谷出久的微笑猛的垮了下来,有点受伤地盯着远处的爆豪胜已。

「你究竟是谁,模仿废久潜进雄英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废久他现在在哪里,你把他怎么了?」

爆豪胜已意外的冷静,手上悄悄地聚集着对付‘绿谷出久’所需要的能量。








「所以说我对你实在是喜欢不起来,总是那么敏锐。」

‘绿谷出久’笑了,这次挂在脸上的是无奈以及疲倦的笑容。

「我说我是‘绿谷出久’并没有说谎,不过我并不是完整的‘绿谷出久’。」

他闭上眼睛动手把颈上的绷带拆了下来,颈上洁白一片,完全没有昨天意外所造成的伤痕。

「现在不完整的‘绿谷出久’除了我还有七个,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好了。」

「——我问的是废久在哪里啊!!!」







‘绿谷出久’躲过了爆豪胜已的攻击,眼角扫过已经站出来戒备着自己的轰焦冻。

「不是完整的绿谷?什么意思?」

轰尽量温和地问朝着已经躲得远远的‘绿谷出久’,后者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只能透露那么多了,和你们说完我会被责备的。相泽老师要我去报告了,我先离开了。」

「等等,你这个家伙……!」

不等爆豪胜已使用个性飞过来,‘绿谷出久’就发动了全身的one for all离开。







「啧,看上课的时候老子怎么修理你!」

爆豪不甘心地踢飞地上的小石子,双手插进裤子口袋后一眼也没施舍给轰焦冻就走开了。

被遗留下来的轰焦冻一边思考‘绿谷出久’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走向了课室。

「……你说你在超市不小心中了那个双胞胎的个性,导致现在分裂了八个绿谷出久?」

相泽老师睁大着眼睛,眼里的困意在听了男孩的报告顿时消散了许多。

「对……医生说他们的个性分别是“分割”以及“分离”。所以绿谷出久的主要性格被“分割”,“分离”的个性分成了八个我们。在一个星期后就会恢复了,完全不用担心。」






‘绿谷出久’递出了一张相片给相泽老师,然后又指了指自己浅蓝色的兽瞳。

「眼睛是分辨我们八个‘性格’的唯一方法,我和同学们说这是美瞳……所以老师……」

「……我知道了……」

相泽老师收起了那张照片,有点无神的眼睛盯着‘绿谷出久’。

「你们是分裂出来的性格,那真正的绿谷出久呢?」

‘绿谷出久’有些苦恼地抓抓头,不过还是乖乖地回答相泽老师。






「真正受伤的绿谷出久现在昏迷在家里,妈妈在家里照顾他和我们。……我们已经讨论好轮流代替真正的绿谷出久出席雄英的课程。」

相泽抬了抬眉煞有其事地看着眼前的男孩,他知道‘绿谷出久’的话还没说完。

「……这件事我们也不想让同学们担心……所以想要老师帮我们打掩护,可以吗?」

‘绿谷出久’紧张地搓着双手,有点担心老师不答应。

「只是这件事的话,应该没问题。」






相泽老师如此说道,然后在铃声响起之前赶了男孩回去治愈女郎包扎那被拆掉绷带的颈。

——前提是A班的问题儿童没有搞事的话……呢。

相泽滴了几滴眼药水,然后把自己包进了睡袋里补眠。


TBC.

【轰出胜】个性分割与个体分离①

♢all出久有
♢主大三角
♢其实就是想写各种ooc的99嘿嘿嘿
♢应该会是中长篇吧
♢喜欢或者有意见的话务必留言评论呀




今天是A班一起去采购的日子,虽然是那么说……但其实大家都被新上市的各种商品吸引了注意力,在商量之后饭田也就放开他们各自分散去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A班几乎都离开了,只留下了负责任的饭田、绿谷、轰、丽日和蛙吹一起走向了蔬菜区。

「嗯……饭田同学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洋葱吗?我觉得可以买更多。」

「轰同学你也拿太多了啦,这分量也太、我们吃不了那么多吧——」

诸如此类的对话穿插与数人之间,去结账的时候是蛙吹先发现了丽日的不妥。

「小御茶子,怎么了吗?」

「小梅雨,你看那边那个人……」

眼神没有离开某个地方的丽日贴近着蛙吹,悄悄指着戴着口罩和耳机的兜帽青年,后者跟着悄悄瞄了瞄前者指着的人。


「嗯……有哪里不对吗?」

蛙吹的手指贴上了唇底,歪了歪头扭向丽日那严肃的脸上。后者犀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那个悠闲逛超市的人。

「还记得上次个性是“换脸”的敌人挟持银行的那个事故吗,我曾经在现场……」

蛙吹梅雨点了点头,一个月前丽日曾经把这件事告诉过关系比较亲密的她、绿谷、饭田和轰。



「有两个敌人,一个被捕获了。我看见了另一个逃脱的敌人脸上有被英雄弄伤——那个人虽然戴上了口罩,但是那个伤口我是绝对不会看错的,他是那个逃脱的敌人。」

闻言蛙吹惊了一下,然后略紧张地望向了那个人口罩处——的确有伤痕。

「这可不妙,我们得告诉警○察……」

女孩们稍微分神打了个电话,她们没有注意绿谷出久已经脱离他们的队伍走到刚刚那个人的地方。


绿谷出久想到要补充饼干便和班长说了一声,快到干粮区时遇到了一对双胞胎玩闹撞上了他,然后自己撞到了旁边戴着口罩的青年。

「对不起大哥哥……」

刚才玩得很疯的双胞胎意识闯了祸后立刻萎了下来,乖乖地给前面的绿谷出久道了歉。

「没关系没关系,下次不要在这里乱跑了好不好?对不起呢撞到你了……」



绿谷安抚了可怜巴巴的两个小孩,转过头时向青年道歉时看见了他急忙戴上掉下的口罩。

两个女孩抬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绿谷靠近青年的一幕,蛙吹还来不及阻止,关心则乱的丽日就朝着绿谷的方向大喊。

「——小久同学小心!那是敌人啊啊!!」

丽日的大吼引起了四周人的注意,那个人发觉自己暴露后也直接掏出刀子冲向了绿谷出久。



绿谷闻言后立即扑向了孩子们赶紧退后,回头时发现他拿着刀子朝自己袭击而来——

虽然迅速逃开了,但绿谷还是被锋利的刀子划到了颈部。绿谷出久扭曲着脸抚上了颈上的血流不止的伤口没放下来,怕手一离开血会涌出更多。

小孩们被绿谷的血量吓傻了,声带像是被封印似的没了声息,然后连忙拉着绿谷出久的手往后退。




「我们快逃吧大哥——」

小孩话还没说完,敌人再一次地朝着绿谷出久他们的方向袭来。

绿谷出久连忙激起了one for all,把小孩们扔给了远处已经疏散人群的丽日蛙吹等人后捏紧拳头跑向了敌人。

「等等、小久同学你别去——」

「……啧……」





心知绿谷又要再一次冒险的轰咬紧牙关,使用右边的个性把要避开攻击的敌人的脚弄伤,以便无法逃离。

最后,敌人被绿谷出久的扣杀打晕。经过众多雄英学生被攻击的警察也不追究他们私下使用个性,把绿谷和双胞胎带了回去录口供以及疗伤。

「谢谢你轰同学,如果没有你或许还没那么容易结束呢。还有丽日同学和蛙吹同学也是,多亏你们那么快疏散人群才没有其他伤者。」





「我可能不能回宿舍了,请帮我把这件事告诉相泽老师。拜托了,各位再见。」

离开前的绿谷出久脸色苍白地捂着颈伤微笑着对轰焦冻等人道谢道别,然后带着仍然害怕和内疚的双胞胎一起走向了警○车。

丽日看着已经驶远而去的车子,有些担心地握紧了放在胸前的手,喃喃自语。

「希望小久同学的伤没事就好了……」



「不知道能不能来学校上课呢,小绿谷。」

蛙吹梅雨也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把神游发呆和沉默的绿谷派的同学带回了宿舍。

担心着绿谷的同学们几乎都在这一晚睡不好觉,然而其实这并不包括爆豪胜已和轰焦冻。

爆豪胜已是觉得废久的伤不会死,而轰焦冻则是相信绿谷会没有问题的。

一夜无梦。



TBC.

手残上色无能,就这样吧_(┐「ε:)_
这里新人,稀饭轰出和轰出胜╰(*´︶`*)╯

姿势有参考

TA☆DA

服饰=八百万百
打扮+小化妆=丽日御茶子
女装模特=绿谷出久